穿雲越山,探訪古跡

|

Vanessa Selbst寫於201212127:26 AM

當我還在法學院時,我參加了阿根廷的一個交換計畫。我在布宜諾賽勒斯呆了一個月,當時就讀的學校是巴勒莫大學。我們去上課,見教授和法官,跟學生一起出去玩,然後練習西班牙語。當我離開阿根廷時,我非常想念南美的氣氛和氛圍。我一直知道自己想回到那裡,我的清單上下一項就是去秘魯探訪馬丘比丘。

現在,雖然法學院已經離我很遙遠了,但是LAPT在利馬的總決賽終於使我的日程表有實現的可能性。我想利用比賽之前的一個星期做一次冒險。我的朋友們在夏天已經探險歸來,整天在熱情地討論。他們徒步走過了安第斯山脈、越過了海拔超過15,000英尺的山脈、穿過了叢林,最終到達了目的地:古老的印加城市馬丘比丘。

我坐飛機到達利馬,然後跳上了前往庫斯科的小飛機,這是Salkantay跋涉的起點,是乘飛機遊覽的絕佳地點--我們的飛機正在白雪覆蓋的山脈上空飛行。這對於即將到來的冒險來說只是一小口美味的體驗。我在那裡跟我的小團隊見了面;我們總共有10個人:我的朋友Rob--我從大學起就認識他了、一名導遊、加上7名來自世界團地的朋友。我們彼此並不認識,但是即將共同踏上最壯觀的旅途。

第一天晚上,我們在海拔3800米的地方紮營。這的海拔和美國不一樣。晚飯後我們環繞一圈站著,每人都裹著厚厚的羊毛衣服和外套帽子,大家都盯著純淨的天空看。這是我這輩子見過的最乾淨的天空了。我發誓你能看清楚每一顆星星。我甚至沒法分辨出任何星座,因為這些星星彼此難以區分。我簡直激動地無法呼吸。

201253542.jpg 201253543.jpg2天我們走上了亂石叢生和貧瘠的地帶--白雪蓋頂的山脈和極度的寒冷。當我們進入神聖谷時,立刻進入了青蔥和溫暖中。當天快結束時,導遊的提醒讓我們迅速意識到,"我們趕快離開這個寬敞堅固的道路,走上狹窄、岩石遍生的小道,這簡直讓你感覺死亡即將來臨"。到現在為止,第2天是那趟跋涉中我最喜歡的部分。翻越山脈極其困難,很難呼吸,我只能把呼吸放慢。這是我很長時間以來從身體上感到困難的事情之一,能夠克服的感覺很好。最後一天,我們終於到達了馬丘比丘。這個古城在幾世紀之前複雜的細節和建築技巧簡直令人驚歎。

我們總共徒步走了65公里。我們看到了美洲鴕、毒蛇、鸚鵡、瀑布以及雪崩。我們吃了豚鼠,這是我們親自從豚鼠養殖場挑選的。我們還在星光下睡覺、進行交談並感歎美妙的風景。我們拋下了筆記本,沒有網路或電話,隨身攜帶的就是背上的行李。在這次跋涉結束後,我在利馬和這些新朋友呆在一起,去很棒的餐館吃飯。

201253544.jpg這趟旅程的打撲克的部分並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成績--我在LAPT主賽事總共打了不到3個小時。但是沒關係。我喜歡朋友們、我體驗了自然並且探索了新的地區。這才是生活的意義。這一切都讓人難以置信。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2年十二月20日 14:10.

30名选手证实参加10万美元PCA超级豪客赛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深夜grind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