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苦的WSOP歷程

|

Vanessa Selbst寫於20136255:12 AM

當不打撲克的人得知我整個夏天都在拉斯維加斯打WSOP時,他們總是大驚小怪,好像他們無法想像更加放鬆和有魅力的度夏方式。但是事實上,在WSOP期間,90%的時間是在工作,只有10%的時間可以玩。

201306071455593.jpg

10%的休閒時間

對我來說,這是一年中最需要工作第一、撲克第一和任務第一的時間。同時,這也混雜了愉快和疲憊。就像是,你等了一整年就為了這個時候,它肩負了那麼多期望,你只希望把自己全部投入進去,然後收穫獎勵。在WSOP期間,我的思維就是單軌的。

對我的家人和朋友來說,這個時間是很難理解的,尤其因為我總是努力過更加平衡的生活。他們打電話找不到我,我好幾個星期才會回一封簡單的郵件,所有其他事都靠邊站了。我在安排事情或社交時間上有些困難,通常要等到那天才知道自己還在打哪場錦標賽,打算打哪場錦標賽。對於從沒有在WSOP期間呆在維加斯的人來說,他們很難把頭腦從一位每日有規律的錦標賽玩家中收回。就連"世界系列賽"這個詞都是誤導,讓你以為只要打7天,然後你希望能在參加的7場比賽中贏4場。但是其實,WSOP60多場比賽,每次你跳過一場比賽,你都會感覺有罪 - 就像那場你本來可以奪冠一樣。你有感覺的時候會打,有時沒感覺也會打。偶爾你會休息一天,但是大部分時候,你都在那裡 - 每個人都在那,我們都在工作。

對我來說,今年的WSOP和往年相比更難。在我撲克生涯剛開始時,我會在夏天花個把星期呆在維加斯,一般是因為法學院的實習或其他事務。我會飛過來,打幾場比賽,見幾個朋友,然後飛回去。2011年是我第一次全部時間呆在維加斯,我只打了NLHEPLO賽事。我喜歡打中午開始的比賽,在下午3點左右出局後,可以去密德湖玩滑水,然後在回家的路上吃點魚肉玉米餅卷,晚上在朋友的頂樓套房中玩玩遊戲結束這一天。去年,我在參加的第一場比賽進入了決賽桌,之後又獲得了2個不錯的名次,贏了1條金手鐲,並且進入了主賽事的第6輪。我花了很多時間呆在Rio,但是很有效率,而且我對於比賽非常興奮。今年是我第一年打所有限注錦標賽,我打算所有的都參加。這讓我WSOP的時間表非常寬泛,意味著我要打很長的時間。我通常從中午到淩晨2點都在Rio,基本沒有時間做其他事。

現在,系列賽已經過半了。我打了大約有1520場比賽。事情並沒有我希望的那麼順利,很多時候打完所有天的比賽,只得到一個獎金(賽事17的第60名)。有幾次,我在第2輪打得非常晚,但是在當晚比賽快結束時出局了,這大概是最沮喪的感覺了。不過大部分時候,我還是很愉快的,打得也不錯。

正如我所說,我還打了各種遊戲,保持各種趣味。

在分池遊戲和其他限注遊戲中有所提高是非常有趣的學習過程。當你在限注遊戲中走得很遠時,結構的的改變非常迅速。盲注在第2輪上升更快,你很快就會成為短籌碼。如果你輸掉了兩三個大底池,你就完蛋了。對於習慣打大底池的玩家來說,這是需要調整的。

接下來幾個星期我會更加忙碌,還有20幾個追逐金手鐲的機會,其中包括一滴水比賽和撲克玩家冠軍賽。這兩個都是我今年第一次嘗試的比賽。我會把精力放在即將到來的比賽上。隨著我的錦標賽參賽收據上的籌碼數目越來越高,我會比以前更執著。

我會把電話和郵件留到8月處理。現在我有別的事要做。

Vanessa Selbst是撲克之星職業隊選手。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3年六月26日 16:23.

撲克之星周日百萬賽:國人onlymany獲第5名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UKIPT系列賽2週五開始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