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丈夫成就好妻子

|

Max Lykov 寫於20137186:59 AM

201306071455626.jpg

我今年打上了WSOP。美國大使館給了我簽證。我很高興能參加,因為去年沒能參加真是太糟糕了。今年我妻子和我在棕櫚度假村賭場酒店租了一間公寓,離Rio非常近,還租了一輛雪佛萊大黃蜂的敞篷車。當太陽下山後,我們可以打開車頂,放下窗戶兜風。

今年夏天我不是我們家唯一的撲克玩家了。我妻子也打牌了。我從去年底開始培訓她。在維加斯的頭10天中,她贏的錢比我還多!

對我妻子來說,選擇打牌是很困難的選擇。今年早些時候,我們談到搬到另一個國家去。我們還想開始一個非撲克的計畫。但是由於簽證問題錯過那麼多現場比賽後,我真的很需要參加WSOP,去贏錢,去參與。

我對我妻子說我必須去,而且她應該跟我一起去。我說,"如果在我打牌的時候你想坐在房間裡就坐在房間裡,但是我可以教你打牌的。這並不難,因為我很會解釋,而且我覺得你很聰明。"

我過去做過一些培訓。我教過34個付費來學的學生。後來不教了有兩個原因。第一,我太懶了,所以很難正常工作。第二,學費對我來說太低,對學生來說又太高了。沒有辦法實現。

當然,我的妻子是個特例。老實說,要理解如何在小級別成為盈利玩家並不困難。對我妻子來說,這個挑戰一開始的進展很緩慢。這就像學騎自行車,一開始不會太容易。

我必須強迫自己教簡單的東西。我想向她解釋一些很高深的決策,但是一開始,我都把教學集中在簡單的決策上。然後一點一點地擴展她的撲克思維。這些步驟對我來說也很困難。我需要想辦法用我妻子能理解的話來解釋。

在最初的階段之後,事情變得更容易了。我開始教她3bet,4bet,過牌加注以及其他等等類似的。我很高興看到她的遊戲有所提高了。

在家裡,我妻子會線上上實踐她學到的課程。不過在WSOP沒法實現這一點。不過,在錦標賽後,我們會坐在陽臺上談論手牌,思考時機、範圍等等東西。我們沒有正式上課,只是隨性地談話。有時候去餐館吃飯的時候我們還在談論撲克。

對我來說,幫助我妻子提高撲克遊戲是很自然的事。我認為她在將來會有不錯的成績。這還要取決於她對遊戲的共鳴有多強。我的工作就是向她傳授知識,開闊她的思維,理解遊戲的細微差別。

我認為她在WSOP之後還會繼續打牌。她對撲克已經投入了許多精力。她不是那種會半途而廢的人。最重要的是,她想成為最好的,她想贏得錦標賽。

哪位優秀的撲克玩家不想呢?

Maxim Lykov是撲克之星職業隊成員。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3年七月20日 10:24.

第5屆小型百萬賽火熱打響!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撲克之星第5屆小型百萬賽結果盤點(4-10)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