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e Cada的WSOP之旅

|

Joe Cada寫於20137256:49 AM

當我計畫今年的WSOP時,我知道我想比往年打更多的比賽。我在Rio定了個套房,這對於你在現金遊戲打到半夜來說是極其方便的。在贏得09年的主賽事冠軍之前,我在維加斯附近打很多現金遊戲。我的表現非常好,我很高興發現今天的遊戲和以前一樣好玩。今年在很快從中午一場WSOP賽事淘汰後,我打了第一場現金session。我在Rio$10/$25無限注遊戲中入座。很幸運,桌上有3條大魚。我打的很不錯,不過當魚破產後,整個桌子就散了。我還是很想打,所以就去了百樂宮,那裡有$25/$50的遊戲,帶$100的底注。雖然這邊的人更厲害,但是還是有軟肋,他最終輸光了所有的籌碼。當他破產時,遊戲剩下4人桌,我們這樣打了一會兒,因為一個孩子堅持要打。不過他打的很差,所以雖然是少人桌,但是其實更好打了。不過跟第一張桌子一樣,一旦這個孩子破產,遊戲就隨他而去了。

所以那個時候現金遊戲對我還是不錯的。你可以說錦標賽待我也不錯,雖然我沒能超越第4名。就在WSOP之前,Heartland撲克巡迴賽來到密歇根,因為比賽地點跟我家很近,所以我決定參加。我最後在1,500美元主賽事獲得第4名。能在去維加斯之前進入一個決賽桌是非常不錯的。

201306071455633.jpg

由於我一直打很多線上撲克,我感覺自己已經為WSOP做好了準備。最後,我在前期參加的一場比賽1,500美元6人桌NLHE賽事進入了決賽桌。在前幾個級別看到有人願意不斷投入籌碼是很不可思議的。我認為有些人在打少人桌錦標賽時,在輸掉籌碼時更容易讓情況惡化,他們想馬上讓籌碼恢復到之前的數目。他們會依戀手牌,而不去思考自己在每條街的情況,從而做出最佳的決策。在前期的一個底池,盲注為75/150,我在CO位置拿著K-9加注到400,按鈕位置本來想對我反加注,但是最後還是跟注。翻牌為K-9-6,彩虹面。我領先下注600,他平跟。轉牌為一張非同花的3,我再次下注1,500,他全壓了12,000!我拿著頂兩對跟注了,他的牌是A-J,完全沒有出路。我認為拿著任何牌全壓12k籌碼都是完全沒有道理的(當時的平均籌碼為5,000)。在那種情況下,我認為加注甚至平跟都會更好。

我認為自己在整場錦標賽都打得不錯,但是我也發現有很多時候我可以利用對手犯下的昂貴的錯誤。下面是另一個例子。在盲注為1,000/2,000時,平均籌碼大概是50,000,我拿著K4非同花在按鈕位置加注到4,500,小盲位跟注。我們倆都是大籌碼,他還有大約110,000籌碼,我有260,000籌碼。翻牌為8-7-2帶兩張方片和一張紅心。他過牌,我持續下注5,000,他跟注。轉牌是紅心K,公共牌面現在有兩張紅心和兩張方片。他再次過牌,我下注11,000,他過牌-加注全壓90,000。這個時候,對我來說跟注是很輕鬆的。在聽牌性這麼強的公共牌面,我認為他可能會用暗三或兩對類型的牌在翻牌圈加注。如果他真的有這麼強的牌,他應該加注,或者跟注全壓,而不是自己全壓。我認為這個時候他的牌有一些勝率,但是不想讓我跟注。考慮到公共牌的結構,他有可能有9-10,任何兩端順子聽牌、任何同花聽牌、轉牌對子或轉牌紅心聽牌。我最後跟注了,他亮出J-10在聽卡順。我贏了一個巨大的底池,真的幫我在錦標賽撐了一會兒。不過在我進入決賽桌後,就不太順利。我在桌上剩6名選手時和剩4名選手時籌碼是一樣的。我感覺自己被夾在中間,碰到了許多邊緣的情況。

我最終獲得第4名。兩三個星期後,我進入了另一個WSOP決賽桌。我知道自己再次有機會衝擊金手鐲是很幸運的,你猜猜我得了第幾名。我給你個提示,就在第3名和第5名之間。

Joe Cada是撲克之星職業隊選手。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3年七月26日 11:36.

撲克之星第5屆小型百萬賽結果盤點(49-58)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撲克之星第5屆小型百萬賽結果盤點(59-67)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