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洋過海只打一手牌

|

Chris Moneymaker寫於20138129:59 AM

在我寫這篇博客時,基本上是我休息的一個月。這時正值WSOP結束和EPT新賽季開始之前,我當然很享受這段休息時光,但是也很期待EPT,尤其是EPT會在巴賽隆納開賽。

我以前只去過EPT巴賽隆納站一次。其實,那一次我只打了一手牌!在此之前,我從沒有在大型錦標賽的第一手牌就出局 - 從那以後也沒有 - 所以我可以毫不猶豫地說,那次在巴賽隆納是一次非常難忘的經歷。

20130814171718.jpg

我當時一路飛到西班牙,然後差不多在延遲註冊20分鐘時參加比賽。我通常不喜歡太擁擠,不過我也不會遲到太久,錯過很多盲注。我坐下,然後棄掉了34手牌吧,然後我拿到一手牌,決定打一打,然後...我就出局了!

當時還是第1個級別。我拿著10c-9c加注,有一個人跟注。翻牌為10h-10d-9d,這時我們就全壓了。對手的牌為As-10s,結果河牌出現了Ac

我不可能像對手那樣打這一手牌,竟然在A-10擊中翻牌圈3條後全壓。除非我有堅果牌 - 像我那樣 - 否則我絕不會在第一個級別就全壓所有的籌碼。我拿著他的牌的話,輸的話最多只輸三分之一的籌碼。在這麼早期就在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最好牌的情況下打得超級激進,冒所有籌碼的風險是沒有意義的。

這真是太讓人吃驚了。說實話,當我們在翻牌圈第7次下注還是多少次下注時,我已經開始有點無法判斷了。他會認為我有什麼牌呢?當時我認為他有口袋9,因此已經聽死了。或者還有一個很小的可能是,他的牌和我一樣。但是我怎麼也沒想到他的牌是A-10

本來,你拿著這樣的牌必須有能力棄牌,或者至少打慢一點。棄掉大牌是很難的,是很沒意思的。但是這是可以做到的,尤其在錦標賽的前期,你必須想辦法做到。

例如,我有兩次在翻牌前棄掉了口袋K,一次是現金遊戲一次是錦標賽。幸運的是,兩次對手都亮出AA給我看了,所以我知道自己打對了。根據我的打牌風格,我喜歡3bet很多,容易掉入別人4bet的陷阱。不過這兩次碰巧我沒有過分激進,所以當對手反擊我時,我更容易確定對手有AA

不管怎樣,當他亮出A-10時,顯然他沒有思考我會有什麼牌,只想了自己的牌。不過當時,這有點超現實的感覺。

然後我就輸了那手牌,然後出局了...當時還有點頭腦混亂。在EPT,你的起始籌碼是3000,起始級別為50/100,所以你肯定以為自己至少要打到晚飯休息時間。如果你打得相當好的話,可能還要打好幾天呢。你從來沒想到自己飛了半個地球來到這裡,坐下打了大約5分鐘,然後就突然沒事幹了。

所以這次回到巴賽隆納,我當然希望事情會有所不同。我的意思其實並不是說我希望打得更好,因為全壓所有籌碼,然後粉碎對手是你全部的希望了。但是這也是撲克令人興奮的原因之一 - 在每天比賽時,你其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我之後閒逛了一陣,做了一點事,不過我沒怎麼打牌,因為那手牌之後我心裡有點酸酸的。說真的,這種牌不會讓我那麼煩,真正讓我煩的是我打錯的牌,而這總會間歇性出現。不過面對我上次在巴賽隆納這手牌,你真的沒什麼好做的了。

現在我很期待在巴賽隆納下一手牌。希望這次我能多打幾手牌!

Chris Moneymaker是撲克之星職業隊選手。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3年八月14日 14:36.

MPC:撲克職業隊員贏得開門紅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MPC紅龍賽即將啟程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