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和利用撲克疲勞

|

Chad Brown寫於2013994:29 AM

在經過漫長的一天后,你有時會看到一位一直打很高水準的玩家突然開始犯錯誤,或者在當晚最後幾個級別打得很少。這種情況也許會讓人驚訝,但是可以理解,因為就算是最優秀的玩家偶爾也會疲勞。對此,我給打撲克錦標賽的人們提出了一個建議。

你可能會說這個建議是雙重的,你可以留心觀察優秀的玩家是否會在漫長的一天快結束時打得更少,也可以發現自己是否疲勞,影響到自己當晚結束時的發揮。

如果你看到有人在當晚結束時打得很差,你可以利用他們的錯誤。出於同樣的原因,如果你保持警覺和活力,你可以避免自己犯錯誤。當然,如果你確實感覺到疲勞開始影響你和你決策的能力了,你需要做出相應的調整。

儘管我告誡其他人說,疲勞的現象會對遊戲的表現產生負面的影響,但是我在今年夏天WSOP一場賽事也成了它的受害者。

這場比賽是5,000美元無限注德州撲克。這是在第1輪,我的籌碼還不錯,高於平均籌碼。但是在當晚最後2個級別時,我開始疲倦了。我還有點頭痛,所以在最後幾個級別開始之前,我意識到自己無法打出最高的水準了,所以我要設法打得緊一些,來結束當晚的比賽。

問題是,在晚上快結束時感到疲倦這種現象很久都沒有發生在我身上了,所以其實我並沒有真正做好改變戰略和做出不同打法的準備。因此我犯了幾個錯誤,最終在當天比賽結束之前被淘汰了。換句話說,我犯了自己一直告誡其他人不要犯的錯誤!

20130910104558.jpg

如果我能帶著當晚最後2個級別時的籌碼回到第2輪的話,我應該可以至少進入錢圈,甚至有可能走得更遠。但是就像我說的,我感覺到了疲勞和頭痛,所以發現自己不會像之前那麼敏銳了,我應該打得更保守,從而避免在當晚遇到困難的決策。

但是那天的情況不是這樣。我還記得當晚結束時的3手牌。

第一手,我拿著Jd-10d跟注一個加注,翻牌為J高牌。對手持續下注,我跟注。轉牌為一張低牌,對手下注三分之一的底池。這時候,如果我打得很好,頭腦清晰的話,我會知道他已經把我打敗了,但是我跟注了。河牌為K,這對我來說非常幸運,因為我們兩人都過牌了。他亮出AJ贏走底池。

然後在另一手牌我拿到AK。翻牌前我3bet對手,在以前我可能只會平跟對手的加注。我不經常用AK 3bet,而且當我不那麼敏銳時,我知道自己要避免打大底池。但是這時我3bet了,他跟注。翻牌為Q高牌,對手領先下注,我加注,當他反加注時,我不得不棄牌。所以我輸掉了更多的籌碼。

最後一手牌,我在CO位置拿著AJ跟注一個加注。按鈕位置和大盲位元都跟注了。翻牌為A-K和無害牌,翻牌前加注玩家下注,我只是跟注。本來我應該加注,看看自己的處境如何。按鈕位置也跟注,然後轉牌來了一張10,第一位加注玩家過牌,我下注,按鈕位置跟注,加注玩家棄牌。

河牌為無害牌,當我過牌時,按鈕位置全壓了。底池大約有70,000,我要跟注大約18,000。我跟注了,他亮出A-10,擊中兩對。我被淘汰了。

回想起來,我並沒有像自己之前告訴自己的一樣,採取緊的打法。比如,3bet AK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結果我付出了代價。我對結果感到很失望,但是更失望的是,我犯了我一直告誡其他人不要犯的錯誤,讓疲勞影響了當晚的打法。

我在這一整天都打得很好,讀牌也很准。在當天早些時候,我在A高的牌面做出了很好的跟注,我的雷達也運行良好。但是在最後2個級別,我的雷達失靈了。雖然我意識到了這一點,但是仍然沒有做出應該有的調整。

就像我所說,我很少成為一天結束時疲勞的受害者。事實上,我都不記得以前這麼做過。不過這是很常見的。我可以說,超過50%的玩家有過這個經歷。如果你在這個時間加速引擎,可以從許多人糟糕的打法中受益。

所以,如果你在一天快結束時依然很警覺,還很行的話,一定要開足馬力,利用其他人可能會犯的錯誤。但是有時候,你必須給自己踩踩刹車。如果你意識到自己的頭腦沒那麼清醒的話,一定要採取緊人的打法。

Chad Brown是撲克之星職業隊成員。

關注撲克之星  關注中撲網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3年九月11日 11:19.

APPT 7墨爾本主賽事:鱷魚Billy "The Croc" Argyros奪冠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納達爾贏得美國網球公開賽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