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Wu:我在ACOP的慘痛經歷

|
20140104110150.jpg

我在2012年的亞洲撲克冠軍賽ACOP真的很成功,贏了一場PLO賽事,然後在主賽事打到了接近決賽桌。在2013年的ACOP中,我真的渴望獲得冠軍,為此我準備了為期兩周的訓練。這不僅包括身體上和精神上的,還有策略上的。我想在撲克桌上採用一個全新的錦標賽策略。不過雖然我按照自己的計畫行事,但是結果並不盡如人意。

關於錦標賽撲克,有許多不同的門派。我最喜歡的打法是在一開始累積許多籌碼。對我來說,垂死掙扎到錢圈然後獲得最小獎金是沒有意義的。我的目標是前3名,要麼冠軍要麼回家。不過這一回,我認為自己的做法有點過火了。

ACOP中,我沒能在任何參加的比賽中撐過前3個級別。在之前這個系列錦標賽中,在前3個級別出局對我來說是很少見的情況。這通常會發生在一手很大的cooler牌或運氣很差的牌。不過,這一次我打的很松,打的牌太多,導致我詐唬太多。我想主導桌子,為了保持這個位子,我不惜一切代價。如果有人在後面位置開池的話,我會3bet。每當有人對我後面位置的加注3bet的話,我會立即4bet。如果你的對手很膽小或沒牌的話,這個策略是很管用的,但是對這些人卻沒用。這些人就是不會退步,我在早期輸掉了很多籌碼。

有時候,為了能有機會取得籌碼領先地位,我會採取有點-EV的打法。我覺得如果我有巨大的籌碼,能完全征服桌子的話,這個回報會更好。對我來說,錦標賽中最有利可圖的情況就是偷走對手的贏率。例如,如果我每手牌都加注,人們會以一定的頻率開始反擊我。當他們不反擊時,我就在盈利。最終,對手會看穿我的策略,但是在這之前,我已經偷了很多底池,更別說許多盲注和底注了。不過,現在我回頭來看,我認為自己採用這個策略時有點過分,在不該做的情況下有點強求了,尤其是在主賽事的時候。

ACOP主賽事的買入金為1.3萬,結構很好。兩天第1輪的倖存選手合併時,大約是85%的選手晉級了第2輪。我並不是其中之一。我記得自己好像是第5位出局選手。當你從大型比賽出局時,大部分時候你會得到別人的同情,因為別人也出局了。但是當我出局時,其他人還在打!錦標賽工作人員和玩家之類的人都走向我,問我怎麼回事,但是我給不出一個很好的回答。我並沒有遭遇cooler,也不是KKAA。我的籌碼是被詐唬敗光的!

在從主賽事淘汰後,我跟朋友夥伴聊了聊,意識到自己太想得到第二個獎盃了。有些時機並沒有我想的那麼好,於是我在最後幾場比賽中重新調整了自己的打法。我覺得自己打得更好了,雖然結果並不太好。我在最後一場賽事打到了後期,這場比賽最後的冠軍是我的隊友Celina Lin

這是我第一次在參加大型系列錦標賽時完全沒有重視在錦標賽中的生命。在這些參賽隊伍中,有那麼多人害怕被淘汰,而你完全不害怕,但這並沒有給你力量。它什麼也不能給你。你知道有句名言是這樣的,"為了活下去,你必須願意去死?"我去比賽時就那樣死掉了!但是現在我知道,我不能在每場錦標賽都這樣魯莽。我必須維持平衡,這一點很難做到。

打得很快並因此而"死"並沒有我以為的那麼糟,但是下一次,我應該不會在85%人都能晉級第2輪的比賽中這麼做了。在那麼早就出局實在太糟糕了。這對我來說絕對是個教訓。為什麼我總是要這麼艱難地學會重要的教訓呢?

    Raymond Wu是撲克之星職業隊員。




關于本文

This page contains a single entry by Staff published on 2014年一月 7日 13:37.

Jason Mercier 2014年的新目標:三個冠軍 was the previous entry in this blog.

2014撲克之星加勒比海冒險賽(PCA)開打 is the next entry in this blog.

Find recent content on the main index or look in the archives to find all content.